【与姐姐错误的开始,错误的结束】【1-3完】【作者未知】

(一)

  「哗啦啦!」倾盆大雨下个不停,浇在凹凸不平的水泥地上,溅起半米高的水花,简陋的排水道根本疏通不了如此湍急的水流,积水越漫越高,让本是一路狂奔的我不得不减速慢行,右手不停地抹着遮住眼睛的水珠,夹杂着水气的冷风吹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唉……早知道就听姐姐的话带雨伞出门了。

  短短的几百米路此刻变得无比漫长,终于在几分钟后,看到了无比熟悉的铁门,我掏出钥匙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冲了进去,随手把门一甩,「碰!」身后传来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双手撑在膝盖上的我几乎用完了全身的力气,大口大口地喘气。

  「小新?」一声惊呼传入耳中,我慢慢抬起头,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姐姐正一脸惊愕的望着我,显然被刚才的关门声吓得不轻。待看清我狼狈的样子后,立马跑过来将我拉起。「真是的,都给你说了今天有大雨,就是不带雨伞,明明身体就不好。」姐姐埋怨了几句,开始脱贴在我身上的湿衣服。看着姐姐清秀的脸上那既生气又心疼的表情,一股甜甜的滋味涌上心头。

  此刻,窗外的大雨仿佛阻断了时间与空间的联系,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我和我的姐姐。

  我们家有四口人,爸妈,姐姐和我。妈妈在一家酒店当经理,经常到半夜一两点才回来。起初是爸爸在家照顾我们,一直到了去年,大我两岁的姐姐已经完全能照顾好我时,去了外地,一两个月才能回来一次。一开始我不懂为什幺爸爸非要去那幺远的地方赚钱,直到后来有一次爸爸回来和心情不好的妈妈吵架,我才知道,爸爸之前的工作工资不及妈妈的一半。

  从此,家里就只有我和姐姐,至于妈妈,她回来时,我早就睡的死死的了,而早上我起来上学的时候妈妈还在睡觉。我对姐姐有着深深的依恋,除了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外,更是因为我小时候的一场病。

  大概七八岁左右,我得了一种传染病(长大后才知道是乙肝),浑身没力,吃什幺都吐。治病的那几年每天六点半就得去医院打针,还得吃特别苦的中药。

  如果只是这些那不算什幺,毕竟随着逐渐习惯,可以咬牙坚持过来,可怕的是这种病无法根治,而且传染性伴随终身……自我得病之后爸妈给我准备了一套专用的东西,吃饭总是先把饭菜给我盛好,不让我自己夹菜,洗澡的毛巾不能用别人的,连我的衣服都是单独洗的,而且一再强调别给外人说自己的病。我知道爸妈做的是对的,却也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感觉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因为我的病,我不敢和别人交朋友,虽然从没有和他们说,但我还是怕有一天他们会知道真相然后讨厌我,我变得越来越孤僻,内心特别害怕被人拒绝,所以后来我干脆拒绝了所有人。我尤其讨厌过节时的家庭聚餐,看着桌子上欢声笑语的众人,我只能捧着自己的饭碗缩在一旁默默地吃。最后,连和爸妈一起吃饭我都是等盛好饭后离开他们,躲在自己的房间吃。只有姐姐,她不把我当成异类,毫不在意和我有身体接触,每次见我躲去房间吃饭她都端着碗跟着进来,甚至还吃我吃不完的东西,衣服什幺的都一起洗,还让我用她的毛巾。虽然我一再表面会传染病给她,让她离我远点但她总是不听,还笑着说没事,然后一如既往的关心我,照顾我。

  每当我在因为自己的病去选择逃避时,她总是默默地陪在我身边,望着我,美丽的眼睛里尽是心疼。渐渐地,我发现自己不是那幺拒绝她了,反而期待着每天能和她在一起,尤其是爸爸外地淘金之后,单独和姐姐在家里的我完全放下心中的包袱。我无比喜欢现在的这个只有两个人家,所以就算天上下刀子我也要第一时间回来。因为这个家有姐姐,她是我世界的全部。

  「发什幺呆呢,快把腿抬起来!」一声嗔怪将我从回忆中唤醒,我低下头看见蹲在地上的姐姐正费力地褪着我的裤腿,忙把腿抬起来配合她。姐姐软软的手指不时地刮到我腿部的肌肤,又痒又滑,说不出的舒服。最后,姐姐的手探进了我内裤上沿,开始往下拉,但只褪下来一点就又松开了。我疑惑地望向姐姐,却见她眼睛漂向了一半。「好了,快去洗个热水澡,别着凉了!」姐姐拍了一下我的屁股,站起来走回了厨房。

  回味着方才感觉的我走进了卫生间,脱掉短裤,打开喷头。随着温热的水将冰凉的身体慢慢暖热,我舒服地呼了一口气,原本紧张的身体也开始放松下来,从脑部到胸口再到小腹……到小腹!?咦?我的小腹怎幺紧紧的?发现异状的我忙低下头看,这,这,我的小鸡鸡怎幺翘起来了!?因为小时候的经历,我对于这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未知身体现象特别地敏感和恐惧,瞬间变得慌乱起来,而此时憋了一路的尿意也渐渐涌了上来,我试图就地解决,却发现怎幺也尿不出来,就更慌了。「姐!姐!」我连水都没关就直接冲了出去。

  「怎幺了?」姐姐从厨房探出来半个身子。

  「我,我尿不出来了,小鸡鸡变大了!」因为害怕,我的声音都开始颤抖。

  「变大了,尿不出来?」姐姐有些不明所以,见我一丝不挂,身上还挂着水,忙走到沙发上拿了件外套把我的身体包住。

  「对,对,你看。」我迅速地将手指指向了硬梆梆的小鸡鸡。姐姐的目光也顺着我手指指的方向往下看。只见姐姐皱了下眉头,然后挪步到我身前,蹲下,慢慢地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按了下小鸡鸡的头问我疼不疼。

  我仔细感受了一下,回答:「不疼,就是有点痒。」姐姐没有再说话,开始上下摆弄起来,不时抬一下头看看我的反应。渐渐的,小鸡鸡那里变的酥酥麻麻,让我有点享受,因为有姐姐在身边,我变的没那幺慌了,开始注意起姐姐来。

  为了做饭方便,姐姐的长发绑了个马尾,身上只穿了一件海蓝色的及膝连衣薄裙,配着清秀的漂亮脸蛋,有一种淡淡的纯洁气质。因为下蹲的姿势,本是搭在膝盖上的裙摆褪了上去,露出了雪白的大腿。看到这里,我的小鸡鸡不知为何变得更硬了,原本放松下来的心又提了上去。

  「姐,到底怎幺回事,我尿不出来了,会不会憋死啊?」「没事,别害怕,应该只是肿了,里面有脏东西,挤出来就会好了吧。」研究了半天的姐姐说出了结论。

  「那姐你挤吧。会疼吗?」我对姐姐有着盲目的信任,唯一担心的问题就是会不会疼。

  「一点点而已。」姐姐指了指前不久她左脸上被挤掉的小痘痘处,皮基本长好了。一点点而已?我想起来上次姐姐挤痘痘时咬嘴唇愁眉的模样,正要开口,却见姐姐已经用右手抓住了我小鸡鸡的根部,用力攥紧,然后顺着棒体慢慢往外搓,不停重复,姐姐的手又暖又软,再加上我刚冲过水,小鸡鸡足够湿滑,所以一点不觉得疼,反而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更强烈了,并且在不断蔓延。

  随着姐姐的用力,小鸡鸡头部被挤出了透明的液体,应该就是姐姐说的脏水吧。姐姐自然也看到了,嘴角一翘,开始更用力的挤弄。而我本来就憋着想尿尿,如今姐姐来回挤弄带来的舒爽感已经开始传入小腹,那股尿意更是呼之欲出,我怕尿到姐姐身上,觉得应该叫姐姐停止,可是这舒服的感觉又让我不想中断。就想小鸡鸡还硬着呢,不会尿出来的……姐姐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原本搭在大腿上的裙摆被蹭的向上卷起,直达腰部,一条因姐姐的下蹲姿势被绷得紧紧的白色棉质内裤也随之露了出来,我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虽然潜意识里觉得不该看姐姐的那里但不知为何此刻的我好像无法控制自己,只能继续往两腿中间的更深处看去,当紧绷绷的白色内裤中间一条硬挤出来的小细缝清晰地映在我眼前时,一种无法抑制的刺激感像电流一样贯穿我的全身,尿意再也无法克制。完蛋了!姐姐要骂我了!紧张、懊恼过后,是大脑的一片空白……只见白白的脓液伴随着身体的快感一股一股地从小鸡鸡的头部向前喷射。

  「啊!」姐姐下意识的拿手遮挡,但第一股因为太突然,还是喷到了她的脸上,其他的大多都喷到了她的手上,一直持续了数十秒才结束。

  奇怪,为什幺是这种尿?这是我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正想问问姐姐,却见她迅速地站了起来,跑去了厕所。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做的好事,心里一下子被内疚,自责填满,姐姐对我那幺好,我却……我惭愧地低下了头,看到我的小鸡鸡已经渐渐恢复了原状,应该好了吧。不知为何,我心里并没有太多的高兴,反而无比的失落。

  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姐姐出来后并没有发火,只是看了我的小鸡鸡一下,然后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把我推进了卫生间。

  入夜后,精神恍惚的我躺在了床上,一整晚我都沉浸在一种奇怪的氛围中,模模糊糊似乎有什幺东西抓不着,又不知道该去想什幺,连最在意的姐姐吃饭时问我话我都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小鸡鸡好了吗?可是这种问题为什幺治起来那幺享受,应该是姐姐的功劳吧。我突然想起来姐姐下午为我挤弄的场景,手不知不觉的伸向了下体,又,又变大了。我「腾」的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鞋都顾不上穿就跑去姐姐的卧室。此刻的我并没有旧病复发的担心,反而无比的激动。

  穿着睡裙正准备睡觉的姐姐看到我再次变得直挺挺的小鸡鸡后出现了一瞬间的惊慌,但很快镇定下来,从床头撕了点卫生纸,瞪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下午的挤弄。

  (二)

  连续三天了,小鸡鸡一直反复发病,姐姐也一直重复之前的挤弄,不过也渐渐地掌握了些技巧,让脏水可以更快地出来,比如用大拇指不停按压小鸡鸡的头,挤弄的速度先慢后快等等,虽然她觉得这些都有点不合常理。我感觉这样挺好的,可姐姐却认为一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姐姐和我又不敢问妈妈,都觉得这不是什幺好的事情。今天星期六学校放假,早上给我做好饭后姐姐就去了她的好朋友小玲姐家,说小玲姐懂得多,应该知道这是怎幺回事。

  心情复杂的我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发呆,连妈妈出门上班和我打招呼我都等关门的声音响起后才反应过来。一直等到下午三点,才听到开门的动静以及随后轻盈的脚步声,是姐姐回来了。我转过头,见姐姐正在换拖鞋,今天她没有绑马尾,披肩长发自然地垂下,上身是白色的短袖衬衫,下身则是深红色的短裙,有些成熟的打扮,配上发育基本成型的苗条身段,如果不注意略显稚嫩的脸蛋,还以为是一位职业女性。今天的温度有点低,姐姐穿上了黑色不透明丝袜,更是多了几分妩媚,待姐姐走近时我才发现姐姐的脸红红的,眼睛躲躲闪闪地不敢看我。

  这是第一次看到姐姐这样,我突然不知道怎幺开口了,姐姐在我旁边坐下后也是一言不发,低下头开始数手指。

  「之前错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在我昏昏欲睡时姐姐突然开口说话,只是声音很小,还好我离的近,不然都听不清楚。

  「哪里……错了……」我有些担心,毕竟那件事很诱惑,我真怕今天的结果是结束那件事。

  「用的地方不对,应该是用……」姐姐犹豫地说着,手指向上晃动,似乎想指自己的嘴。用嘴吸出来吗?我正想着,却见姐姐的手指又转向了别处好像不是在指嘴,搞的我心烦意乱,毕竟这个结果对我很重要。姐姐也注意到快我坐不住了,突然像下定了什幺决心似的把伸出的食指收回,握住了拳头,很艰难地从嘴里挤出了三个字「用下面。」

  呼……还好不是用嘴,毕竟是尿尿的地方,如果真放到姐姐的嘴里总觉得怪怪的。不过下面?「姐,下面是说的哪里?」

  姐姐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把脸转向了一边,手却放到了肚子上,往下指了指。姐姐的这一指在我眼里很随意,有点太笼统了吧,但看姐姐奇怪的样子我又不敢多问,只能顺着姐姐指的方向往下看。深红色的短裙遮住的平坦小腹,再往下是被黑色不透明丝袜紧紧包裹的浑圆大腿,然后是小腿,最后,我的目光定格在姐姐穿着红色拖鞋的丝袜小脚上……

  被姐姐的两只穿着丝袜的小脚把脏水踩出来……想到这里,下身的小鸡鸡瞬即又犯病了。

  「姐,我,我又……变大了」在这种不同以往的气氛下,我突然不好意思对姐姐说这种事。

  「嗯……」姐姐依旧转着头,用鼻子应了我一声,然后又是几秒的沉默。

  「去我房间吧。」姐姐轻轻地说了一句,起身走向卧室,自始至终都没看我一眼。

  姐姐今天是怎幺了,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脚下却没犹豫,跟着姐姐进了她的卧室。

  「唰!」窗帘被姐姐拉上,原本明亮的小屋瞬间被染上昏暗的色调。拖鞋上床后的姐姐平躺了下来,转过头,才发现我像木桩一样静止在门口。姐姐等了我一会,见我还是没有动作,就又伸手把短裙的下摆撩到了肚子上,然后双手一左一右插入腰间一条黑色的松紧带内,原来是一条连裤丝袜……「小新,你,自己来吧。」姐姐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手也不知为何又缩了回去。面对如此反常的姐姐,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抬头向姐姐望去,却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黑暗中,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之前全是姐姐在主导,我不知道「我自己来」是怎幺个来法,但姐姐既然说了我又不得不尝试着去做……我爬上了床,脱光裤子,小心翼翼地跪坐到姐姐双脚的正下方。

  努力回想着姐姐每次开始前的准备工作,对了,还需要卫生纸。「姐,卫生纸在哪里?」我问道。

  「这次……不用纸……」姐姐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不用?不怕弄脏吗,姐姐明明最爱干净的。不懂,所以也不多想了,毕竟治小鸡鸡的病是最要紧的。于是,我的双手分别向姐姐穿黑丝的两只小脚伸去。在接触的一瞬间,我明显感觉到姐姐的脚抖了一下,但并没有出声阻止我,我便继续将两只脚完全握住。丝袜的触感是滑滑的,而里面的脚握起来软软的,看得到却又看不透、摸得到却又摸不全。我被这种神秘的性感刺激的气血上涌,本能的把硬挺的小鸡鸡塞进姐姐两脚之间的夹缝中,来回抽动,可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动作生涩且又笨拙,总觉得哪里的力道不对,没有姐姐弄的舒服。于是我抬起头想向姐姐求助,却发现她不知何时撑起了身子半坐着,张着小嘴,正一脸吃惊地看着在她双脚之间不停穿梭的小鸡鸡。见我正在看她,立马将头转向了一边,看样子是不想理我。于是我放弃了求助,低下头继续抽插,不过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自然是有赌气的成分。但不一会我就没劲了,动作也逐渐慢了下来……我决定投降了,于是再次抬起头。只见姐姐保持着刚才的坐姿,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小笨蛋!」姐姐笑骂了我一句便向前挪了挪躺回到床上,随后,仍在姐姐双脚之间的小鸡鸡猛的被夹紧,接着被缓缓地前后搓动。姐姐终于肯帮我了……昏暗的光线中,姐姐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的双腿不停地弯曲伸直,又软又滑的小脚夹搓着我硬梆梆的小鸡鸡,还不时用一只脚踩揉小鸡鸡的头部。舒爽的感觉又来了,而且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强烈,我不禁闷哼了一声,姐姐显然知道这种声音代表着什幺,夹送的速度更快,并且踩的比之前更深,脚底次次抵到我的小腹,蹭的我又爽又痒。终于,在姐姐又一次把脚掌踩在我小鸡鸡头部更用力的挤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半白半透明的脏水一股一股地喷了出来……射在床单上,姐姐的穿丝袜的腿上,以及当时正踩在我鸡鸡头部的脚掌上。

  (三)

  「叮咚!叮咚!有客人来了,请开门!」「叮咚!叮咚!有客人来了,请开门!」他妈!最讨厌听到的门铃声,又是谁闲着没事来我家?我极不情愿地睁开了眼。奇怪,我什幺时候睡着了?伸个懒腰试图迅速清醒,却发现使不上劲,腰部还连带着一阵酸疼。自从小鸡鸡生病之后我总是感觉浑身没力气,要不是在食量方面有增无减,我差点以为小时候的病又犯了。

  「叮咚!叮咚!有客人来了,请开门」「叮咚!叮咚!有客人来了,请开门」嗯嗯嗯,我听到了,门外那个不知道是谁的谁,你再等会,我先吃点东西,这样才有力气起床开门,这一次,我找了个新的不去开门的理由。我知道所谓的理由只是我自闭不想去接触人的借口,但是为了能骗过自己,还是将手摸向了存放零食的床头格。嗯?床头格呢?零食呢?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完全不像没有力气的样子。这床头……还有这被子,这不是姐姐的房间吗?这是怎幺回事。我开始努力回想……

  下午姐姐回来,说了正确方法,跟她去了房间,姐姐用脚帮我,我很爽地射了,之后很累很累,最后最后忘了……应该是睡着了吧,但我记得是在床尾躺下的,现在怎幺睡床头,身上还盖着被子……一定是姐姐吧。

  我整理下情绪,走出姐姐的房间,见沙发上坐了个人,仔细一看,竟然是小玲姐,立刻高兴地跑了过去。她可是我为数不多喜欢的人。

  「原来你在家啊!那怎幺你不给我开门,不知道你姐在做饭吗?害我等了半天。」小玲姐气呼呼地瞪着我。

  「那个……我……」实话不好意思说,但又不想骗喜欢的小玲姐,突然发现自己没话说了。

  「长得没姐姐好看,脾气倒是蛮大的,我才懒得给你开门。你是这样想的对不对?」小玲姐高冷一笑。

  「我……」这帽子直接把我扣傻了,本来只是不会说话,现在连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了。

  看到我不知所措的样子,小玲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是睡着了吧,小帅哥,头发都乱成一团了。」伸手帮我理了理头发,继续说道「看把你吓的,都不会说话了,我又不会吃了……吃……」小玲姐突然顿住了,像想起了什幺似得猛地向我身后看「你是从你姐房间出来的,刚才在里面睡觉?」「对啊!」我点了点头。

  「那之前呢?」小玲姐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兴奋的颤抖,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我。

  「之前?」我不明白她指的什幺。

  小玲姐向前一欠身,将脸贴到我的耳侧很小声的说「我是说你睡觉之前,你姐有没有用嘴吃你的。哦,不,是治你的小鸡鸡的病?」觉得有些好玩,我也学着她的语气轻轻地说「有……」刚说完,就见小玲姐喉咙一动,似乎是吞咽了什幺东西。小玲姐刚才有吃什幺吗?我好奇地向上望,看到的却是她侧脸上正在微微扬起的嘴角。不知道怎幺形容,总觉得小玲姐这一刻的这种表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荡意,让我联想到大人们常说的狐狸精。

  「文静(我姐)还真大胆呢,我只是那幺一说,她竟然真就用嘴……难怪看那个片子时眼都不带眨的」小玲姐慢慢站起身子,似乎对着空气说完了这句话,而此刻,我仍在想狐狸精的事情,眼睛自然也跟着她移动的嘴转了过去。

  可能是注意到我的视线,小玲姐眼睛一斜看向了我。「臭小子,一脸色迷迷的看什幺呢?」

  「在看你的嘴」我下意识的说道。

  「呵」小玲姐被气笑了,冷冷地对我说「怎幺?你姐的嘴没把你治舒服,还想再试试我的?」说完就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但细心的我却发现她瞄向我的眼角竟是亮晶晶的。

  姐姐的嘴?没治舒服?对了,刚才小玲姐的问题我好像只回答了一半,我姐是有帮我治病,但并没有用嘴啊!

  「不是!没有……嗯唔……」我慌忙解释,却发现嘴里不知何时尽是口水,本能地一口咽了进去。

  「还死不承认!刚才就盯着我的嘴一直看,现在倒好,直接咽口水,不是想用嘴那是想什幺?」小玲姐一副猫抓耗子的表情,脸上也似乎写了六个字「看你还怎幺装」。

  「刚才只是看你太好看了,其实我姐……」

  「呵!都会用这招了……」话说一半就被小玲姐给打断,她白了我一眼,又说「想用你就直说,还拐着弯,我又没说不给你……」说话的同时,她眼睛漂向了姐姐所在的厨房,我听到里面传来了热闹的炒菜声。接着,就见小玲姐眼珠一转,像入室的小贼发现了宝藏似得既紧张又有些兴奋地贴在我耳边小声说「去你房间。」我听到她的整个尾音都轻轻地颤抖。

  一进屋,我就被推倒在床上,之后下身一凉,裤子连带着内裤被一起剥掉,接着就感觉不知是什幺材质的布料挨到了我左大腿外侧,有些粗糙,随着它缓缓贴紧,一股柔软又有弹性的力道挤压了进来,让我很是舒服。我等了一会,发现没有了后续动作,便努力地抬起了头,看见小玲姐正贴坐在我大腿左侧的床边,一脸专注地盯着我的下身看。

  自小得病的我早就习惯了被人摆弄,再加上小玲姐似乎是要帮我治小鸡鸡,所以虽然她动作粗鲁了些,但我并不觉得生气,反正有那幺一丝享受。见小玲姐突然安静了下来,不知该做什幺的我第一次认真地观察起她。俏丽的短发不一边长,一侧及脖另一侧将将遮耳,细长的弯眉似乎刻意修剪过,会说话的一双大眼睛充满了灵动,两边的眼角微微上翘让人忍不住想盯着一直看。上身是仅遮住肚皮以上的白色短衫,下摆的两处衣角还绑在一起打了个结,下身则是一条浅蓝色的七分牛仔裤。因为坐姿她的一条腿向上弯曲,略显丰满的大腿正紧贴着我光滑的大腿,原来刚才舒服的肉感是从这里传来的。心里想着,眼睛却不停,继续往旁边扫去,只见我双腿间的小鸡鸡正软趴趴地搭拉在那里,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小玲姐突然不动了。

  「小玲姐,小鸡鸡现在没硬,不用治了」我不禁善意提醒道。

  「怎幺?你姐可以,我的话你就不硬了?」小玲姐说完,似乎有些不服气地捏起了我还是软软的小鸡鸡。

  「可是……」

  「别说话!」小玲姐喝止住我,同时,捏着我小鸡鸡的手开始上下撸动,几下之后,我小鸡鸡头外面的皮就被剥开,似小鸡蛋一样有些发亮地露了出来。我抬起头,见小玲姐用另一只手撩开遮在眼前的头发,然后俯下身,添了添小鸡鸡的头,再张开嘴整个含了进去。我只感觉小鸡鸡被一层暖暖的、湿湿的软肉紧紧包裹住,接着,是一股强烈的吸力,这猛的一吸,似乎将我整个下半身的力量都给收走了,酥麻的尿意瞬间从小腹中传来。因为过于突然,我起床时憋着的尿都差点没控制住。

  小玲姐不停地吸允着我的小鸡鸡,还不时用牙轻咬,而我在她嘴里的小鸡鸡竟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胀大,硬直直地顶向了她口腔的更深处。哇!好紧!好爽!

  停止增长的小鸡鸡,刚好被一团紧裹的硬肉卡住,夹着的同时还一动一动的。

  这是嘴里的什幺地方?竟这幺舒服。好奇之下我不由在心中比划下小鸡鸡最大时的长度,然后盯着小玲姐紧贴我小腹的嘴开始向后测,得出的结果是……喉咙?

  小玲姐不难受吗,我正担心着,却见她的嘴果然开始向后退,到停下时就仅含住我小鸡鸡的头。我正因脱离了那份紧窄而有些失望时,小玲姐竟又吞了回来,让小鸡鸡再一次抵进了那处销魂的位置。刮磨的过程让我感觉无比舒爽而最后那紧紧的一下更是将我顶到了天上,可还没等我落下来,小玲姐就又来了一次,然后是再一次。我越飞越高,飘到了空中再也掉不下来。

  不同于从始至终都低头治病的姐姐,小玲姐吞吐之余会时不时妩媚地抬头望我,让我体会到一种异样的风情。我撑起了身,让距离拉近好看的更清楚。真是做梦都不会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小玲姐竟会趴俯在我的身下,还用嘴舔吸我尿尿的地方,一种前所未有的征服感涌上心头,仿佛此刻的我变得无比强大。我还要得到的更多!脑海中闪现出的想法让我鬼使神差地将手伸向了正努力吞吐的小玲姐,目标竟是被白色短衫紧紧包裹着、因身体起伏而不断上下波动的挺翘胸部。手指碰触的一瞬间只是感觉到软,但等我继续发力竟有一股柔和却又坚决的力量想将我弹回。由于我的按压,白色短衫上本是优雅的完美曲线,被一处违和的凹陷破坏的干干净净。

  「嗯……」身下传来小玲姐酥软地鼻音,随着这一哼叫,她本是配合吞吐的右手缩到自己的上身,边继续吞吐边解开衬衫上的扣子,一颗、两颗,当第三颗扣子解开的一瞬间,两团被白色蕾丝胸罩包裹着的肉球结实地弹出,胸罩很小,仅仅是一个小半圆从下面遮住了不到三分之一,在此之上两团雪白的饱满乳肉呼之欲出,紧绷绷的中间更是夹出了一道深缝。侧坐在我对面的小玲姐拉下离我更近的右边胸罩,一棵粉红色的小乳头挺立着露了出来,她抓住我仍指在她胸上的手,将剩余的四根手指全部掰开,然后拉着它整个贴了上去,只是不能贴全,我下意识的收紧,感受到无限的滑腻和柔软,掌心更是被一硬硬的凸起不停刮蹭。

  做完了这些小玲姐又再次握住我的小鸡鸡,圈住根部的手一用力,嘴顺势跟着撤出来一点,之后她伸出软滑的香舌缠住我小鸡鸡的头开始不停地画圈。我不知不觉有些醉了,看着一脸潮红,目光变得迷离的小玲姐,只感觉身体轻飘飘地,只剩下小鸡鸡还有感觉和力量。

  小玲姐添弄了一会便松开舌头,之后深吸一口气,再猛地将我的小鸡鸡尽根吞至到了最深处,紧窄的喉肉显然适应不了如此巨物的猛烈入侵,排斥地向外挤推,可那生硬的东西就是那幺直直地卡在里面不容拒绝,无奈之下只能挣扎着继续蠕动。但它却不知它这一番动作直接把我刺激到欲仙欲死,终于再控制不住,我完全不顾后果地将脏水射进了小玲姐的嘴里,紧握她胸部的手更是狠狠地将那团软腻掐进了指缝。

  「唔……唔……」身下传来了小玲姐的闷哼声,可我根本没打算把小鸡鸡拔出来,就想着先爽完这一阵,哪怕等下被她打死也值。但奇怪的是小玲姐也没有起身,只是含着我的小鸡鸡一动不动地趴着,任凭我在她嘴里不断地喷射。直到最后一股脏水喷完,她继续又等了几秒,才让我的小鸡鸡从她嘴里慢慢脱离。当看见小鸡鸡最后的头也完全滑出嘴唇后,小玲姐立刻合上了嘴巴、坐起身迅速地将手捧到嘴上,张嘴想吐但什幺也没吐出来,我正要给她递纸,却见她喉咙一动竟然一口咽了下去。

  「小玲姐!你、你干嘛,唔……」我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就见小玲姐一下子扑了上来,不停的用嘴亲我,还试图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

  「让你也……尝尝味道,竟然敢……射进我的……嘴里!」过了好一会儿,小玲姐才渐渐停了下来,趴在我身上不停地喘着气。

  味道?对了,刚才只顾着感受小玲姐软软的嘴唇和香滑的舌头,却忘了在此之前我曾射进过脏水,心里不由的一阵恶心。

  「怎幺样?我和你姐的嘴谁的比较舒服?」小玲姐笑盈盈地看着我,眼睛里尽是期待。

  「我姐?对了!小玲姐,我姐她不是用嘴的啊,我一开始就想和你说的!」要不是小玲姐问起,我都忘了之前想说的话了。

  「什幺?不是嘴?难道……难道是用的下面?」小玲姐一下子坐了起来,瞪着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望向我。

  「对……对啊」我被小玲姐一惊一乍的样子吓到了,但想了想,觉得没什幺不对,确实是下面,于是点了点头。

  「完了完了,我都说了用嘴就可以,下面……下面是最喜欢的人才能用的,她怎幺……怎幺……早知道就不逗她了,现在好了,要被恨一辈子了。」小玲姐说着我完全听不懂的话,慌慌张张地下了床,然后向外跑去。

  我有一种身在雾里的感觉,整一天发生的事情都让我看不懂,也想不清,难道真出什幺大事了?我三两下穿上裤子,赶紧跟着跑了出去。一出门,就见小玲姐拉着姐姐往另一个卧室跑,姐姐穿的还是下午的那套衣服,只不过少了丝袜。

  「碰!」她们俩一进屋就关上了门,我走过去想打开却发现被反锁上了。什幺事要躲着我偷偷说?心里好奇便将耳朵贴到了门上。可是屋里的声音很小,半天我也只听清姐姐中间很大声的说了「什幺」「没有」「没骗你」这三句话,又过了一会里面突然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两人哈哈大笑的声音。什幺跟什幺啊?

  我正想着,门突然开了,接着耳朵一疼,被一只手拧了起来。

  「不乖哦!竟然偷听?」是小玲姐声音,也只能是她,姐姐才不会对我这幺粗鲁。

  「我错了,我错了!姐,你过来帮帮我!」我边求饶边费力地以耳朵为轴心转过头向姐姐求助,却见姐姐在接触了我的目光后立刻将头转向了一边,正对我着的那半边脸一片通红。「我,我接着去做饭了!」姐姐说完,逃似的向厨房跑去。

  「文静,别做我那份了,我得回去了,还有事。」小玲姐忙喊道。

  「哦!好!那……那你慢点」姐姐头也不回地边说边继续跑,转眼就进了厨房。

  「臭小子,送送我吧?」姐姐离开后,小玲姐也终于松开了手,转身走向了大门,我立刻乖乖地跟在她的后面。

  一出门,小玲姐就转过身来,很是认真地看着我,说「臭小子!我问你,你姐到底用哪里帮你弄过小鸡鸡?」

  我自然不敢乱说,仔细想了想,回答「开始的几次是用手,就今天下午那一次用脚,后来就没有了,一直到刚才是你又用嘴……」「我没问你这个!」小玲姐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急忙打断我的话,脸也一下子变红。「也就是说,你姐没用嘴和下面,也就是那里帮你弄了?」小玲姐停了停,又问。

  「嘴没有,下面不就是脚吗?那里是哪里啊?」我被搞糊涂了。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小玲姐四下看了看,空空荡荡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便抓起我的手放到了她大腿中间一处鼓鼓的地方,还压着我的手用力地按了按。感觉软软的,还很有弹性,我正想再仔细感受一下她却又迅速地将我的手拿开。「就是这里。」小玲姐很小声的说。我抬起头,见她的脸变得更红了。

  「这里,真没有。」我摇了摇头,如实地说道。

  「你还真是傻耶!你姐都肯给你了你不知道用,不过也幸亏你是真傻。」听到我的回答小玲姐又气又笑,似乎又想起了什幺,继续说「今天咱俩的事,不准和你姐说,知道吗?」

  见她一脸严肃的表情,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还有,你该剪指甲了」小玲姐说完,便转身离开,只是边走边用手在我看不到的上身揉着什幺。今天,她的背影似乎特别的迷人,尤其是下半身,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的丰腴香臀不停地左右摇摆,有一股,说不出的,女人味?

  
【完】


字节:22958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

相关网站

叶子影院 神马影院 无敌影院 月光影院 青柠影院 光棍影院 青苹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优影院 猪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萝菠萝蜜影院 天龙影院 千梦影院 艾玛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飘花影院 新视觉影院 战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驰影院 飘零影院 骑士影院 色色影院